维权救助

尘肺病后患无穷我拿什么拯救受害的民工兄弟?

字号+ 作者:百源医疗 来源:百源医疗采编

2014-09-03 21:15 我要评论( )

尘肺病后患无穷我拿什么拯救受害的民工兄弟?在我国近三十年来的一波波打工潮中,有不少农民兄弟为了生活来到一些不规范的私营或是承包的国有矿山。这些矿山由于缺少必要的防护,很多人染上了尘肺

  尘肺病后患无穷我拿什么拯救受害的民工兄弟?在我国近三十年来的一波波打工潮中,有不少农民兄弟为了生活来到一些不规范的私营或是承包的国有矿山。这些矿山由于缺少必要的防护,很多人染上了尘肺病。近期在鄂、陕两地秦巴山区采访时发现,为了治疗尘肺病,许多家庭花费了巨额的医疗费用,背上了不少债务,有的几乎陷入绝境。

尘肺病后患无穷我拿什么拯救受害的民工兄弟?

  尘肺病进入集中暴发期

  见到刘增银时,他正准备骑摩托车出门。由于害怕感冒,他每次外出都要带好手套和口罩。感冒对普通人来说是小病,但对他这个尘肺病患者来说却凶险无比。

  郧西县湖北口乡虎头岩村位于湖北省西北偏远的大山中。刘增银曾是村里的风云人物。因为家庭贫困,1984年,18岁的刘增银到陕西铜川一家煤矿打工,当年挣了650块钱,这在虎头岩村成了爆炸性的新闻,因为他的收入超过了乡长。

  第二年,同村有9人跟他到煤矿打工,第三年又有21人随他出去。后来铜川的煤矿关闭,他们又来到河南灵宝的金矿。刘增银说,现在这批人全部得上了尘肺病,其中有10人已经死亡。刘增银2003年发现染上尘肺病后,回家治疗,目前病情已进入晚期。该村支部书记李深重说,1500余人的村子里有尘肺病患者85人。

  陕西省旬阳县红军镇与湖北口乡交界。因为来往密切,亲戚互通,大家打工基本去一样的地方,不少人也患上了尘肺病。在红军镇,见到了39岁的谌世宝。由于得了感冒,谌世宝正盖着厚厚的棉被躺在床上打消炎针,他身体虚弱,已经两天没有下床活动。2004年谌世宝从灵宝回到家中治病。去年,在爱心组织的帮助下,他到陕西铜川职业病医院做了检查,确诊为尘肺病晚期。

  据调查,湖北口乡17个村2.2万人中,有尘肺病患者554人。1997年至今,已有107人死于尘肺病。在红军镇1.2万居民中,有二三期尘肺病人197人,死亡数字也在不断上升。

  据郧西县的调查统计,目前全县有尘肺病人1100多人,主要分布在湖北口、关防、店子等几个毗邻乡镇。郧西县副县长哈荣霞说,这是已经发病并确诊的人数,实际上的患者数目肯定要多不少,尘肺病在当地已进入集中暴发期。

  打工赚的钱抵不上药费

  在湖北口乡卫生院,见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泗峡口村村民阮绪顺。今年45岁的阮绪顺已经是尘肺病晚期,从2006年开始的尘肺病治疗,已让他花了18万多元。“现在多的时候一个月要8000块钱,一般也要3000元左右。只要咳嗽就得去医院,每天都在吃药。” 阮绪顺说。

  谌世宝从2004年至今的治疗费用也有18万多元。为了治病,他已借了10万元。

  尘肺病是由于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因为肺部受损,会引起肺结核、肺炎、肺源性心脏病及肺源性心脏衰竭等并发症,当前的医疗水平可以治好部分并发症,但无法根治尘肺病,因此会不断引发并发症,需要持续治疗。随着病情加重,很多病人死于严重的并发症。

  秦巴山区是国家集中连片扶贫区域,陕西旬阳和湖北郧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尘肺病已经使这里的一些家庭返贫,让尚未脱贫的家庭雪上加霜。

  虎头岩村的丁家峰今年才34岁,在河南灵宝当了8年钻工,2005年发病后回家。他说打工那会儿收入低,自己并没有赚到多少钱,看病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2万多元的债。现在他走路感觉累,喘不上气,完全干不了农活,家里除了低保,喂养的两头猪,没有其他收入来源。丁家峰现在最担心的是三个孩子,大的才上小学四年级,小的只有4岁。“过一天算一天吧,感觉快支持不住了。”没精打采地说完这句话,他就陷入了沉默……

  采访期间,虎坪村村民王孝平因为病情恶化,住进了郧西县中医院。他的妻子王吉琴哭着告诉,丈夫全身肿得厉害,水不敢喝、饭不敢吃,要不是别人捐了一万两千块钱,家里根本没钱送他进医院。现在家里老人身体也不好,下面还有三个小孩,全家就指望她每月800元的收入过活。

  从当地提供的资料中发现,鄂陕这两个乡镇的尘肺病人以“70后”居多。当地干部介绍,因为病情不断恶化,患者家庭几乎都耗尽了积蓄,不少人举债看病。大部分患者都是家中的顶梁柱,不少家庭因此陷入绝境。

  职业病无人“埋单”

  根据我国《职业病防治法》,尘肺病患者的诊疗、康复等费用由用人单位支付,同时患者还可以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但实际上鄂、陕这两个乡镇的700多名尘肺病患者中,仅有陕西红军镇的10人依法获得了少量赔偿,湖北口乡则没有一人获得赔偿。

  红军镇的王深和维权成功。2006年发现自己患有尘肺病后,他找到劳动部门维权,通过保存的工资单和其他一些用工证明成功索赔,煤矿赔偿了他一辆旧车,变卖后得到4万块钱。但说起这段经历,他非常气愤:“为这事来回跑了两年多,花了2万多块,最后拿到手的就这点钱!这些年看病已经花了4万,以后怎么办?”

  住在王深和家百米之外的谌世宝,虽然在爱心组织的帮助下做了职业病鉴定,但他对维权并不抱多大希望,“打工时这里干一段时间,那里干一段时间,没合同,老板也找不到。”

  哈荣霞说,他们也曾为尘肺病患者维权提供法律援助,但这些人没有用工合同或证明,也没有工伤保险,维权很艰难。他们出去打工那会儿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尘肺病,用工单位管理也不规范,现在依法维权基本无望,这些早已与用人单位脱离的尘肺病人,成为急需政府救助的弱势群体。

  据了解,目前政府对尘肺病人的救助主要包括新农合医疗报销、民政临时救助、最低生活保障等。但目前这些渠道并不通畅。

  首先,看病报销受限制较多。按照新农合政策,职业病不在报销范围内,但为了帮助这些困难家庭,当地多以感冒、肺炎的名义为他们解决一些医疗费用。但是,由于乡镇卫生院治疗水平有限,很多尘肺病人都要到县以上医院甚至出省治疗,这让他们“违规”享受的新农合报销更加有限。

  其次是民政救助资金缺乏。湖北口乡一年的民政救助资金仅有15万多元,其中能用于尘肺病的仅有6万元左右,难以开展有效救助。

  此外,农村低保对患者作用不大。据介绍,湖北郧西县农村低保的标准是每人每月40元至80元,陕西红军镇的是45元至75元,这对被巨额治疗费用困扰的患者家庭帮助不大。同时,受指标限制,对这些家庭还做不到应保尽保。在湖北口乡,尘肺病人中目前仅有70多人解决了农村低保。

  基层干部呼吁破解尘肺之困

  目前,全国多个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尘肺病村。根据2009年我国卫生事业发展情况简报,截至2009年6月底,我国共报告尘肺病64.3万例。虽然今年4月国家实施了新修订的《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对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简化了流程,规定了时限,完善了部门协调配合机制,但这一政策利好对“历史病人”的作用十分有限。对于这些病人,一些基层干部希望上级政府能够出台特别的救助政策。

  一是用足、用好现有政策。郧西县职业病防治工作小组副组长王丽媛认为,尘肺病的影响非常大,一人患病整个家庭都会陷入困境,可以考虑将这类家庭直接纳入农村低保,做到应保尽保。

  二是建议有关部门牵头设立尘肺病救助基金。哈荣霞说,地方现在只能东拼西凑,拿不出整块资金来救助尘肺病患者。对此,有关部门可以设立一个基金,对尘肺病患者进行特别救助,让他们有治疗和生存的机会,让这些家庭看到希望。

  三是尽可能提高尘肺病多发地乡镇卫生院的治疗水平,增加一些专门的治疗设备,让尘肺病人能就近就医,减轻家庭负担。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